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从《百鸟朝凤》谈司法信仰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7年04月20日

  从《百鸟朝凤》谈司法信仰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威海高区法院上官东升

  前不久上映的电影《百鸟朝凤》讲述了新老两代唢呐艺人,在东西方文化八面来风的现实背景下,对唢呐这种民间艺术信念的坚守:在无双镇,吹唢呐这种传之久远的民间艺术,绝不止于娱乐,更具意味的是它在办丧事时是对远行故去者的一种人生评价——道德平庸者只吹两台,中等的吹四台,上等者吹八台,德高望重者才有资格吹“百鸟朝凤”。这种对艺术信念的坚守深深地触动了我,也加深了我对法官的理解。

  从法学院步入法院工作两年以来,在每天忙碌而充实的日子里,曾经稚嫩的思维在逐渐沉淀,思考法律问题的角度、待人接物的方式也在实实在在的司法实践中潜移默化。作为一个刚步入工作岗位的年轻法官,在应对繁重的工作挑战同时,也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,可我们深知法官职业对我们而言并非每月的工资待遇,更是那句“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”背后所需要我们承担的沉甸甸的社会责任!如果法院人不坚守法律信仰,那么还期待谁来坚守?如果在司法中出现腐败,那么公平正义又何从谈起?所以,法院人更要具有竹子般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的坚韧,坚守自身的法律信仰,守住廉洁司法的底线。真正的廉洁是在看尽各种苦难与丑恶,经历过各种诱惑或压力后,仍然保留着当初的善良与廉洁,坚守着自己的原则。志者不饮盗泉之水、廉者不受嗟来之食,一位廉洁的法官定是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、拥有坚定司法信念的法律人!

  当我们立志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,心中自然明白,我们深爱的这片土地,也会暗流汹涌,不是每一次付出都有回应,不是每一个好人都有好报,不是每一个坏人都为恢恢天网所套牢,但为什么千百年来,总有仁人志士前赴后继,宁愿失去本应闲逸的人生,宁愿失去本来鲜活的生命,宁愿离开温暖的家庭,却义无反顾,视死如归?因为他们相信,真正的利益,并非一人之乐,一家之幸;真正的利益,是国之富强,民之安定,是我以我血荐轩辕,他们的选择才是真正的趋利避害。

  狄更斯在《双城记》的开头说: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这是最坏的时代;这是智慧的时代,这是愚蠢的时代;这是信仰的时期,这是怀疑的时期;这是光明的季节,这是黑暗的季节;这是希望之春,这是失望之冬;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,人们面前一无所有;人们正在直登天堂,人们正在走向相反的迷途。” 司法改革逐步推进的今天,每一个法律人心中都有个梦想。梦想,看不见,摸不到,却往往是现实和未来的开始。不分优劣,不求回报,不吝啬想象力;一直坚持,一直希冀,一直付出血汗和情谊。从来没有一个梦,保证会成功,保证会实现,相反,很多的梦不断被质疑,被鄙视,被担惊受怕。当富兰克林在雷雨中放飞风筝,亲人担忧,旁人嘲笑;当司马迁忍受宫刑之辱笔耕不辍,亲者痛仇者快;当怀特兄弟一次次从空中坠落,当袁隆平一次次在田间地头苦苦寻找,当莫言在方格纸上一字一句,当法官一次次手持法槌追求公平正义,都是为了梦,为了记录历史、成为历史,为了书写生活、更好生活,为了追求公正、实现公正。每一个梦,都不相同;每一个梦,却这么相似。此时此刻,没有谁能预知未来的成与败,没有谁能判断改革的得与失,改革本来就是充满了不确定、疑惑和不安,但同时,它又是那么美好、充实且令人向往。

  子曰:“知者不惑、仁者不忧、勇者不惧。”纠结于改革的来历和结果,从来都不是上策,既然是认定的远方,就把它当作天空中的北极星,抬头仰望以明确方向,然后放平双脚来踏实前进。关于怎么做,我相信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规划和标准,当我们拨开层层乌云,就会发现,一切没有变化,我们仍旧要坚持这些规划和标准,不放弃自己,不刻意迎合,做一个勤勤恳恳、踏踏实实的工蚁,来推动一块大蛋糕不断向前,接近目的地。

关闭
友情链接
版权所有: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文化西路290-1号 电话:(0631)5650185 邮编:264209